蒙古文古籍文献  
            藏文古籍文献  
            满文古籍文献  
            彝文古籍文献  
            水文古籍文献  
            回族古籍文献  
            维吾尔文古籍文献  
            汉文古籍文献  
            其它文字古籍文献  
 
           
 
           
 
馆藏汉文古籍概述
    中国民族图书馆现收藏各类汉文古籍(包括善本古籍、普通古籍、民国古籍以及用传统装帧形式印制的古籍)共8000多种11万余册,其中古籍善本4000多册(件)。汉文古籍中大量收藏了地方志、史志、民族史志、年谱、传记,并有部分孤本,如《甘省便览》、《西昌备乘志》等。此外还有极为珍贵的元初补雕的《金藏》,是《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底本之一。
    汉文古籍保护工作的新进展
    自1981年以来,中国民族图书馆陆续复制出版了《奉使图》、《百苗图》、《国朝耆献类征初编》、《八旗通志》等几十种30万余册古籍,服务范围遍及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有的还远播海外,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好评。
    自2007年始,中国民族图书馆实施国家古籍保护试点计划,古籍整理与修复人才得到培养,保护与修复工作加紧进行,古籍书库调整工程顺利开展,已完成汉文古籍8577种102601册和《龙藏》6060卷的普查登记任务,所有古籍均按经史子集传统四部分类排架,古籍保护工作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古籍保护、典藏环境得到改善,积极申请“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和《国家珍贵古籍名录》,2009年6月,中国民族图书馆成功入选“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现有10多种汉文古籍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为了更好地保护古籍,中国民族图书馆开始致力于对的古籍数字化保护技术应用研究,承担科技部《民族文字古籍文献数字化保护技术应用研究》等科研项目,将通过现代技术手段让古籍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目前重点古籍建设项目:民族地方志研究整理,古籍元数据机读目录制作与古籍平台录入(或编目),珍贵古籍的保护与修复。
    打开人员培养的新局面
    目前,古籍保护的一大制约瓶颈就是从业人员少,整体素质有待提高,后继乏人。针对这个现象,中国民族图书馆采取多种形式,多种措施,大力培养古籍修复人才。走出去学习,带回来技术,培养一批,带动一批。先后参加了选派人员参加了:第一期全国古籍修复技术培训初级班、第二期全国古籍编目培训班、第一期民族语文古籍鉴定与保护研修班、第一期全国古籍普查平台审核人员培训班、第二期全国古籍普查平台培训班、第二期碑帖鉴定与保护研修班。开阔了员工的视野,提升了古籍修复工作的重要性,激活了古籍修复工作的积极性。
    珍贵馆藏汉文古籍推介
    《金藏》
    《金藏》又称《金版大藏经》、《赵城藏》,始刻于金熙宗皇统九年(公元1149年),完成于金世宗大定十三年(公元1173年)。大定二十一年(公元1182年)全部经版送至燕京,贮藏于弘法寺,印刷流通。它是当时搜集宋代新译经最全、中国佛教撰著最多的一部《大藏经》。除千字文编次略有更动外,基本上是我国第一部木刻版大藏经北宋开宝年间《开宝藏》的复刻本,卷轴装,多为每版23行,每行14字,保留着《开宝藏》基本特点,在《开宝藏》几乎散失殆尽的情况下,不论在版本方面,或在校勘方面,都具有无可比拟的价值。《金藏》在金末元初因兵火损坏了近四分之一。元太宗八年(公元1236年),耶律楚材征集中书省属下的财力和人力,与民间集资相结合,对《金藏》中缺损的经版进行了补雕。中国民族图书馆所藏《金藏》即为元代补雕的萨迦寺本,校勘水平高,具有特别重要的学术与研究版本价值。《秦安志》(明)胡缵宗纂修  明嘉靖十四年(1535)刻本  存九卷附新补一卷。
    《百苗图》
    《百苗图》,为清初无名氏所著。从册页形式上看,为折装册页彩绘纸本,高28厘米,宽16厘米。此图的绘画风格是由实地写生所绘,绘者恰到好处地发挥了传统工笔画的特长,把人物举止、服饰和有地方特色山水景色紧密地结合起来,在结构上作了极好的裁减,空白之处添加上工整的小楷文字说明。通册画面色调和谐,鲜而不艳,笔力劲健。人物形象刻划生动自然,衣着各不尽同,神情迥异,其中几幅画中的舞者,姿态轻盈,非常自然。衣物线条挺拔流畅,衣褶用浓墨勾勒,略似折芦描法,设色淡雅。树木先以墨笔勾出,后染汁绿,遍数不等;山石细笔勒皴,汁绿晕染,石绿轻罩,花青点苔;屋宇栏柱用墨勾线,晕以黄画出。无论是从画面的设色作风与空间结构,或画中所蕴寓的审美情趣,都显示出地方文人画家尊重写实的作风,它是一部珍贵的反映民族风情的绘画资料。 
    中国民族图书馆所藏《百苗图》,反映了当时贵州各民族的物质生活、生产活动、礼仪风俗和民族信仰。 是贵州民族形象的重要载体,对研究贵州民族历史、民族学、民族工艺、民族美术都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和应用价值。
    《菩提叶百八阿罗汉金经全部书画册》
    该书系清代无名氏书画合璧之绝世佳作。凡32开,共64面,书画皆著笔于菩提叶上,书画相见,美伦美奂。绘凡佛一、韦驮一、观音一、胁侍菩萨二、天王四、罗汉一百零八,文为《金刚般若波罗密经》。书法苍劲,人物生动,非一般画师所及。经专家从字画、装裱、制作工艺判断,应为出自乾隆时代之精品。
    该藏品最为显著之处在于将佛像、佛经传载于菩提叶上,故而又称菩提叶经。菩提树原生印度,常绿乔木,其叶三角状呈卵形,边缘微呈波状,先端尖而细长。相传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跏趺而坐静思得道。寺庙里栽种菩提树,取其叶以水浸渍,除去叶肉,留有叶脉、用以画佛像。
    该书画册所画凡佛一、韦驮一、观音一、胁持菩萨二、罗汉一百八,天王四。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自梁张繇有十六罗汉画像以来,至唐代可见作品多幅。后演变成十八罗汉,宋苏轼曾为题赞辞。宋绍兴四年(1134)《江阴军乾明院五百罗汉碑》于五百罗汉尊号前列十八罗汉尊号,说明从十八罗汉突增至五百罗汉。
    本书画合璧之珍品,经文书法娟秀,潇洒有致;佛像线条细腻流畅,人物生动活泼,各具神态。菩提叶每面一叶,专用宣纸,五层托纸,粘于磁青纸上,四周黄绫镶边,外加棕色细框。传承着如此丰富的传统文化内涵,承载着这般令人叹止的精妙工艺。
    《大明会典》
    是明代官修的记载典章制度的史书。又名《明会典》。始纂于弘治十年(1497)三月,经正德时参校后刊行。共一百八十卷。嘉靖时经两次增补,万历时又加修订,撰成重修本二百二十八卷。 万历四年(1576)六月,明神宗朱翊钧敕命张居正为总裁,定纂修凡例十五条,校订弘治、嘉靖旧本,补辑嘉靖二十八年(1549)以后的六部现行事例,分类编纂,改编年为从事分类,从类分年。书成于万历十三年。十五年二月,大学士申时行奏进,由内府刊行,具有较高的版本学意义。
    《钦定八旗通志》
    于乾隆五十一年敕撰,纪昀等修,嘉庆年间成书。此书实际上分为御制诗文12卷、志120卷、传149卷、表69卷、其他4卷、目录2卷,共356卷,“著一代之宪章,垂奕世以法守”。先是乾隆三十七年敕纂《四库全书》,命修订《八旗通志初集》。乾隆五十一年,乾隆帝批阅四库馆呈进修订后之《八旗通志》,发现该书有严重阙失:人名、地名、官名满文记载,不注汉文,后人难以“开卷晓然”;馆臣办理疏漏,修订无多,“是钞史,非修史”。乾隆帝驳回呈稿,谕“著交军机大臣会同该馆总裁重加辑订”。于是《八旗通志》开始重修,至乾隆末,基本完稿。其间经乾隆帝多次抽检,不断修订、抽换、增补、缮录,直至嘉庆间告竣,装匣插架,收入四库。其记事始于满洲肇兴和八旗制度创建,迄于乾隆六十年。其史料来源,有六朝实录、康熙会典、六科史书、御制文集、盛京通志、上谕八旗、旗册、会典等书,也采摘了大量八旗档案和地方文书。志的主要资料来源,有宗人府、六部、国子监的原档和八旗将军、都统、省府州县衙的来文来册,以及诏诰、上谕、奏疏、诗文等。表的主要资料来源,有玉牒、封册、诰命、世爵世职敕书及地方名宦册等。传的主要资料来源,有国史列传、实录、史书及各旗册、旌表册等。上述档案文书大多散佚,赖《钦定八旗通志》得以保存,其史料价值,更弥足珍贵。由此可见,《钦定八旗通志》既是清人纂修的一部八旗史,又是一部关于八旗的史料集。这对于研究清史、满学,尤其是研究八旗制度史,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此内容受著作权保护,请在获得权利人(如有)合法授权后使用,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3~2010 民族文化宫信息中心™设计、制作
京ICP备05030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