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文古籍文献  
            藏文古籍文献  
            满文古籍文献  
            彝文古籍文献  
            水文古籍文献  
            回族古籍文献  
            维吾尔文古籍文献  
            汉文古籍文献  
            其它文字古籍文献  
 
           
 
           
 
馆藏藏文古籍概述
    北京是我国历史上几个朝代的政治文化中心,据记载曾有不少著名的藏族政教领袖和高僧大德来到这里施教兴寺,至今仍保留具有浓厚藏族风格的文物古迹和丰富的藏文古籍藏书,记载着藏族人民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当然民族文化宫虽建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和平年代,不如其他几处历史悠久。若从北京地区藏文古籍和藏传文物的藏数量上来看,应当位居之首。
     中国民族图书馆(原民族文化宫图书馆),自成立初期由于国家的重视以及民族地区的支持,从各种渠道搜集藏文文献,在短短几年内其数量达到8千余函,而且门类齐全,内容丰富,珍本不少。

     中国民族图书馆藏文古籍主要归为四类,即佛本《大藏经》;文集类;散集类和缩微胶卷与电子文献。
     1、藏文大藏经
    佛教传入西藏后经历代翻译家的努力,将梵文、汉文、于阗文等文种的主要佛教经典译成藏文。后经系统整理编辑形成堪称藏族百科全书的藏文《大藏经》,并历代多次修增产生多种版本。藏文《大藏经》因其不仅汇集了众多的佛教典籍,而且保存了大量的文化典籍。是藏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藏学研究最重要、最基本的藏文古籍。
     北京版《大藏经·甘珠尔》又名嵩祝寺版,共111函,共1055卷,每页8行,页面58.2×14.2(㎝)。另有康熙三九年四月撰写的汉、藏、蒙、满四种文字对照的目录《甘珠尔目录》一函。据北京版《甘珠尔·请序疏》与《钦定造<甘珠尔>之官职》记载《甘珠尔》最初刊刻之时既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开始,完成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四月末。
     关于此《甘珠尔》之母本,北京版《甘珠尔》著跋及目录中无此说明,而可为佐证之材料未见。近期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大藏经》对勘局在将此与永乐版《甘珠尔》进行比较,发现其经函数、页码、字行、字行之前后字词,及错别字等有95%均相同,因此认为,其母本可能是永乐版(1410年)。
     其经函扉页的佛像,分别是十方诸佛、八大如来、七佛、三十五如来、三十佛等,续部为以时轮为主之续部各自之本尊,各经函后有黄阉婆罗、六臂怙主、吉祥天女、财流天女等画像。该版大藏经因系清王室官本,刻造、装帧颇为精良,版型较一般藏文经大,每夹扉画均为手工绘制,笔触细腻,设色鲜丽,大多出自藏族画家手笔。
     那塘版《丹珠尔》,于藏历十二绕迥金鸡年(1741年)三月十七日,由颇罗鼐索郎多杰主持开始刊刻,仅历时一年零七个月二十五天,于藏历水狗年(1742年)十月二十五日圆满完成,故称藏文版《丹珠尔》诸版本中工期最短的版本。其目录中记载此版本是照第司·桑杰嘉措主持缮写的《丹珠尔》写本而刊刻的。此版有扎巴曲增等22大师主校,在此版本刊刻竣工那年,在普布觉修行者阿旺先巴为此版本编写了目录,目录名为《刊刻所译一切论典之目录-梵天妙音》,此版本共225函,76883叶。该版版面宽、字体大,除佛像插图和个别篇目与北京版稍有差异外,在正字和编序等方面多数与北京版相同。
     中国民族图书馆在多方努力那塘版《丹珠尔》搜集,现存仅有144函,主要内容为赞颂、续疏、中观、经疏、因明、佛本传等几大类;其印刷做工粗残,目录欠缺。
     德格版藏文《大藏经》是德格王却吉登巴泽仁资助始刻,1733年完成《甘珠尔》部分,1737年完成《丹珠尔》部分。其内容丰富、书版别致、工艺考究、字体清晰而朴实、文字正确无误、堪称善本。
     藏文德格版《大藏经》分为《甘珠尔》和《丹珠尔》,为了保护和阅读方便制作了六合套书盒,分别《甘珠尔》部有83盒,103函,1018卷,每页7行,页面50.5×7(㎝);《丹珠尔》部有155盒,255函。每页7行,页面51.9×7.4(㎝)。
     其《甘珠尔》以钦瓦达则宫的察巴《甘珠尔》及称理塘《甘珠尔》为主要母本,在此基础上辅之以阿年丹巴的誓愿所依修供的极清晰的《甘珠尔》,此外,又请来藏于安多上部落隆王宫的《甘珠尔》,与其一一对照而印造。
     据《丹珠尔》主校者博通五明的大学者次称仁青撰写的《德格版丹珠尔目录海盛新月善说》中记载:德格版《丹珠尔》以里塘版为母本,布顿目录再加以补充后刊印,并参照其他版本。又载"共计二百零八函、62257页"。杂部之最后4函连同目录一函是后来补刻的,再加上《阿底峡小品集》一函103卷,共计214函,3459卷,64731叶,中国民族图书馆如数保存。其主要特点是收集了各家之言,内容相当丰富。其次,版面设计美观大方,雕版工艺考究,插图绘制精美,字体清晰,字形优美,可谓善本之一。它是藏区认为比较好的藏文《大藏经》木刻版。
     拉萨版《甘珠尔》由佛学大师喜饶嘉措主持编篡而著名。此版于止贡郭觉活佛黎顿丹增却吉旺波向十三世达赖请示,并资助1075白银作为祈愿,十三世达赖欣然应允,于是"铁猴年四月"(1920年)由喜饶嘉错大师在达赖行宫罗布林卡所主持、重新编篡的,并亲自写了序言。"水猴年(1932年)五月,色西夏宅奥朵活佛先巴巧丹和色西罗巴昂丹、土旦宋如僧主持,开始第二次校对,以那塘版为底本,同时参照江孜版、德格硃刷版等历史渊源的经典的版本,经严格校勘,取长补缺"。1933年"十三世达赖逝世,次年三月热章活佛和十三世达赖之兄财务大臣贡噶王秀之命,木狗年(1934)三月竣工"。达札活佛、察珠活佛为《甘珠尔》编写了《诸藏译本师释迦牟尼佛语之目录》。
     中国民族图书馆收藏的拉萨版《大藏经·甘珠尔》共有101函,"共有48189页",每页7行,页面:57.5×11(㎝)。此版本的每部类之扉页加插图,每函中无插图,字体较之一般大,为现存《大藏经》诸版中最优的版本之一。
     2、文集类
     藏族自古以来就有编纂个人文集的传统。每个学者大都把自己一生中撰写的文章和译文作品最后编成文集刊刻出版。据不完全的统计,各个历史时期的文集共有近千种。
     中国民族图书馆现存有历代藏族学者一百三十余家的文集共770余函,约2万卷。著名的文集有萨迦五祖文集、宗喀巴文集、布顿文集、历代达赖喇嘛与班禅大师文集、历代嘉木样活佛文集、第三世噶玛让旋多杰文集、隆钦热绛巴赤墨俄色文集、隆多喇嘛阿旺洛桑文集、贡唐丹贝卓麦文集、嘉纳巴·绛央丹白尼玛文集、卓尼扎巴谢珠文集、章嘉若贝多杰文集、江隆班智达阿旺洛桑丹白坚赞文集、察哈尔格西洛桑次陈文集、菊·弥旁绛央朗吉嘉措文集、多罗那他·衮噶宁波文集、历代土观活佛文集、丹达拉然巴文集、第司·桑结嘉措文集、阿莽班智达·恭却坚赞文集、松巴·益西班觉文集、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文集等。
     这些藏文古籍均来自藏区比较著名的印经院有纳塘寺、德格、拉萨三大寺、塔尔寺、拉卜楞寺、卓尼禅定寺等外,达仓拉莫、甘孜寺、德丹寺、隆务寺、嘛桑楞寺等寺院印经院印制。随着藏传佛教在内地和蒙古地区传播,藏文雕刻印刷在这些地区也盛行。如蒙古地区较有规模的五当昭寺译经和印经处。呼和浩特附近创建的黄泉寺印经院等刻印藏文文献无数。中国民族图书馆藏有该院刻印的《松巴耶西班觉全集》共八函,刻板大方,校勘精甚。另外库伦印经院刻印的四家,即《喀尔喀至尊阿旺克珠全集》共五函、《喀尔喀阿旺白登全集》共三函、《阿旺耶西土登全集》共两函、《夏仲法尊阿旺才让全集》共十二函。内地较大规模的藏文雕版印刷活动在清朝时期。中国民族图书馆的藏文古籍仅文集类中有13家,达70余函。也有少部分其他抄本文集,例如:第三世噶玛让旋多杰文集、喀尔喀·唐赤多杰文集、帕摩竹巴多杰嘉波文集、笃补巴·喜饶坚赞文集、博东·却勒朗杰文集。
     3、散集类
     中国民族图书馆对这一类的藏书量达870余函,4600余卷。内容丰富,实用性很强的各类学科专著。以教派史志、政史著作、传记、诗歌、医著与历算、藏戏文献、语言文字学说、艺术著作、伦理学、科学实践等。
     寺志类典籍,是研究寺院的心衰、依规制度、历代传承、寺院文物、印经院等重要资料,著名的有《第吾宗教源流》、《布顿佛教史》、《噶丹教法史》、《德格印经院志》等。藏族政史著作除了《西藏王统记》、《西藏王臣记》、《青史》、《红史》等著名历史典籍以外,有很多家族史,例如:《萨迦世系史》、《德格土司世第》、《朗氏家族史》等。有关历史人物传记达290余种,其中大部分为自传和秘传方式撰写,尤其珍贵。这些传记记述了有关宗教事务活动外,各个时代藏族政治历史文化各种事务,具有多方面的文献研究价值。
     科学研究方面《四部医典》为代表的藏医医学著作和《时轮历》为代表的天文历算方面的著作。其中,少部分医学著作为临床实践中的记录,为研究藏医临床与药理学等科学研究的第一手资料。
     文学著作也相当丰富,宣传和颂扬佛理的道歌文献占相当比例;以《萨迦格言》等藏族格言诗也非常丰富。语言文字研究是历代藏族学者非常重视,著名的有《正字学简编》、《正字学语饰》、《正字学明目光》等。其他藏有藏族绘画艺术方面的著作甚多。
     4、其他新搜集文献
     中国民族图书馆在搜集书版考究的珍本藏文古籍的同时收集新开发的各种版本的古籍。今年来从西藏古籍出版社、四川百慈藏文古籍研究室、四川民族研究所藏学室、民族出版社等机构整理影印开发的藏文古籍,主要有《贝钦格拉雅法类汇辑》,共有41函4450卷、《噶当文集》,共60函、《雪域文库》,共40余种、《觉囊巴喜饶坚参文集》10余函等。其中,日本大谷大学西藏大藏经研究会影印出版的北京版《北京版西藏大藏经》和手抄影印本本教《甘珠尔》尤为珍贵。
     藏历十五饶迥年末,经十三世达赖、察绒达桑占堆的共同努力,将北京版《甘珠尔》、《丹珠尔》各一套请望日本东京大谷大学图书馆。1955-1958年间日本大谷大学西藏大藏经研究会选用最新的相片以及印版技术影印出版了北京版《北京版西藏大藏经》,合计150册。该套《甘珠尔》用的是康熙版(二十二年1683年),《丹珠尔》用的是雍正版(1724年)。以上两部著作编纂详尽细致,内容丰富完备,编排严谨,装潢非常豪华美观,封面、书天和书名全是搪金,字迹清晰秀丽,因称华丽版。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在学术界久负盛名。 
     本教《大藏经》也分为《甘珠尔》和《丹珠尔》。在理论上《甘珠尔》即敦巴辛绕遗训,《丹珠尔》即遗训释疏。
     中国民族图书馆藏的本教大藏经是由四川民族研究所于1990成都胶印出版的娘绒《甘珠尔》草体抄本,共156函。经部有63函、般若部67函、续部20函、心品部4函,另有《甘珠尔目录》、《甘珠尔传承次第》、《苯教宗教源流和教历》等三部。
 
此内容受著作权保护,请在获得权利人(如有)合法授权后使用,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3~2010 民族文化宫信息中心™设计、制作
京ICP备05030913号